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暧昧高手小说

暧昧高手

暧昧高手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朝夕阅读

作者:谭小四

时间:2019-08-04 02:00:16

主角叫谭菊秋吴双的书名叫《暧昧高手》,是作者谭小四所编写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特别推荐。主要讲述的是:初入云城,谭菊秋特别想低调做人,无可奈何各路美女纷沓而至。骄傲冷艳的美女总裁,霸气强势的女神保镖,清纯丽人的美女老师……“最后强调一遍,哥哥只谈人生,没开后宫!”...可当吴双刚踏上公交站台等车时,却忽然感觉有点不自在了,原因无他,只因为旁边的那双眼睛着实让她有点不安。。

忽然,公交车减速了,吴双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靠了靠,当感觉撞到了一个宽广的胸膛时,又条件反射的回头一看,只不过这一看,却正好迎上了谭菊秋一直都未曾移开过的视线。

谭菊秋很满意对方的高挑身材,竟然只比自己矮一点点,精致的瓜子脸宛若鬼斧劈砍过一般,不带丝毫瑕疵,尤其是眼角那颗若有若无的泪痣,更是栩栩如生,为整张近乎完美的面庞更添了几分焦点。

扒手的长相本就足够震撼了,再说谁知道车上他还有多少帮凶?谭菊秋可不会傻傻的认为对方是孤身出来闯江湖的。

车上的人比较多,谭菊秋和吴双是最后上车的,很自然的就被挤到了一起,这又让谭菊秋暗暗惊喜不已,张开双手抓住了公交车过道两侧的吊环后,又开始近距离观察起身前的美女来。

可就在刚才公交车忽然减速的那一刹那,吴双身不由己的往谭菊秋怀里靠了靠,而另一只手却借着拥挤的人群掩饰,悄悄伸向了吴双腰间的肩包,别人也许没注意到那只罪恶之手,可一直关注着吴双的谭菊秋却敏锐的捕捉到了。

不过当看到先前旁边的美女也在看110路车时,谭菊秋心里才略微好受了一些,又赶紧从身上开始找乘车的零钱。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不认识谭菊秋,吴双又赶紧将头撇了过去。

吴双还从没见过如此厚颜**的人,光天化日之下不仅伸了咸猪手,还敢舔着脸来攀关系,当真以为自己好欺负么?

一气之下,吴双不仅甩开了谭菊秋的手,向来有着轻微洁癖的她,更是主动朝前挤了挤,铁了心要离这种人远一点。事实证明,世上还是好人比较多的,车上虽然有些拥挤,可大家还是纷纷侧身,尽量让吴双往车厢里面走了过去,毕竟谁也不忍心看一朵鲜花糟蹋在一只臭咸猪手下。不过凡事都有特例,这不,靠近窗户的一老头子立时叹息的摇了摇头,眼神有些无奈的看向谭菊秋,先前因为角度关系,他也是看到了伸向美女肩包的那只罪恶之手,自然也知道谭菊秋其实是在做好事,可结果却被大家误会了。老头子虽然很想出面澄清谭菊秋的委屈,不过当看到扒手那凶神恶煞的样子时,他又昧着良心将话咽回了肚子。开玩笑,要他一个老头子出面说清事实的真相,他自认为没有那个魄力,最多只能在心里替身边的少年鸣不平。“哎,宝贝,我都认错了,你还是不愿意原谅我吗?”虽然善意的谎言被吴双无情的戳破了,可当谭菊秋看到扒手那不善的眼神时,当即又不甘的吼了一句,身体更是不由自主的也向后面挤去。并不是说谭菊秋真的想继续厚着脸皮追上去,而是扒手就在身前,他可不敢保证对方不会忽然给自己来一下阴的,自己身体本来就不好,可禁不起折腾啊。“小子,你敢再**一点吗?那美女都不计较你先前的冒犯了,你还想怎样?你若再想胡来,就算美女修养好愿意忍,可我却是不能忍了。”扒手立时挽了挽衣袖,开始大义凛然的教训起谭菊秋来。“这位大哥,大家各自的心思自己知道就行,没必要撕破脸。”事已至此,谭菊秋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他可不相信对方敢在车上乱来,更关键的是他还没跟美女解释清楚啊,万一被她打下色狼的标签怎么办?现在不解释清楚,以后万一再见面就更加没法解释了。“你倒是说说知道什么?司机,停车,我要把这色狼扔下去,别人怕他,我牛二可不怕,我就喜欢对这种自认为有能力的人出手。”扒手一边义愤填膺的大吼着,一边就是顺手一推,立时将谭菊秋推得踉跄后退起来。幸好谭菊秋一直就注意着扒手,看到对方大手推来,赶紧身子一扭,只可惜车厢太小,还是被对方推得后退了好几步,不过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谭菊秋也只能不甘的沉默了下来。扒手见谭菊秋不说话了,立时变得更加嚣张起来,走到司机面前强行要求靠边。司机又如何不知道自称叫牛二的家伙是扒手,而且在云城这一带是出了名的地痞恶霸,不过人的名树的影,不管是牛二凶残的名声,还是狠辣的手段,都足以威慑住云城不少平民百姓了,一想到这里,司机只能默不作声的将车靠边停了下来。不过司机也不想车上这无辜的少年吃太多亏,因此,在车还没有彻底停稳之前便将车门打开了,自己能做的只有这么多,至于对方够不够机灵,会不会抢先下车?就不是他能左右的了。先前被扒手一推,谭菊秋本就退到了车门附近,此时看着不修理自己就誓不罢休的牛二,哪里还敢继续呆在车上,在确定下车不会有危险后,立时就一个箭步蹿了下去。看着再次缓缓启动的公交车,谭菊秋又不禁暗暗庆幸对方没有追下车来,不过当想起那美女还在车上后,又赶紧追了上去,并顺手拍了拍自己的腰间,只能希望她最后会反应过来。整件事情都是因自己而起,吴双自然是看到下车后还追着车跑了一段距离的少年,尤其当看到对方拍了拍腰间时,吴双又若有所思的开始沉思起来。吴双也自然不是什么死脑筋,先前也只是被少年的冒昧震惊到了而已,此时一冷静下来,当即就意识到自己也许是误会了什么,只不过就算自己此时下车去找少年弄个明白,也不一定能找的到对方了。不过就算真的有什么误会,也只是一个擦肩而过的生命过客而已,没必要计较太多,一想到这里,吴双又渐渐淡定了下来。下车后,看着周围的陌生环境,谭菊秋不由得唏嘘不已,出师不利啊,好端端的两个浪漫邂逅,可结果却都这么悲剧。一个是小偷,一声谢谢就把自己的全部家当带走了,好不容易又遇上一个,可她却硬要把自己当色狼。谭菊秋看了看纸条上的地址,又不禁摇头苦笑起来,现在身无分文,又该怎么去找?眼看着天就要黑了,难道今晚真的要露宿街头吗?更关键的是自己还不认识路,就算想走路过去找,都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忽然,谭菊秋在路边的一个二手手机回收店停下了脚步,立时就得意的笑了,自己完全可以把手机先卖了救救急嘛,等找到老田后,再从他那里借点钱重新买一个就是了。既然自家老头子那么信任老田,想必他不会抠门到看自己饿死吧,一打定主意,谭菊秋立时就往口袋摸去,只不过当他手刚伸进裤子口袋时,立时就傻眼了。此时的口袋早已是空空如也,哪里还有手机的影子?谭菊秋不由疑惑起来,先前坐了三十几个小时的火车,为了打发无聊,手机早就被玩的没电了,所以一直都放在口袋,根本就没有注意过。不过在下火车之后,谭菊秋还记得手机在口袋,难道是公交车上那扒手?一想到这里,谭菊秋又不禁想到了那扒手推自己的情形。“好手笔啊。”谭菊秋当即就感叹起来,先前那扒手推自己时,谭菊秋还疑惑过对方怎么就只有那么一点力道,现在看来他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嘛,果然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现在手机没了,自然不可能继续去贱卖了,眼看着路边街灯接连闪烁起来,谭菊秋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了,又开始暗骂自己死脑筋,平时父母的电话号码都是存在手机电话簿里,以至于现在想打个电话回去求救,都变成了奢望。苦恼的摸了摸额头后,谭菊秋简直有点欲哭无泪,忽然,谭菊秋眼前顿时一亮,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陷入了沉思,脑海中又不禁浮现出一道身影来。“罢了,罢了,现在都这个样子了,就算你仍不嫌弃我,可你们家又怎么可能还会接受我,既然如此,还是彻底断了吧。”谭菊秋苦笑着摇了摇头,轻轻的将手指上的戒指摘了下来。在路边的一个金银回收店门前徘徊了良久之后,谭菊秋又将戒指放到了唇边思索了片刻,最终还是狠心做出了决定,迈步踏入了店内。十分钟后,谭菊秋从金银回收店走了出来,手里多了十几张色彩鲜艳的钞票,脸上有着几分无奈,也有着几分自嘲,仿似生命里有什么东西忽然破碎了一般。伸手重重的抹了一把脸庞后,谭菊秋的嘴角又扯出了一个难看的弧度,很多事情当断不断,必定会反受其乱,既然自己给不了她幸福,又何必固执的不松手呢?平静下来后,谭菊秋没有再去等公交车,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就扬长而去,只留下淡淡的哀愁在原地经久不息的徘徊。谭菊秋天生就是乐天派,尤其是在病后,医生一再强求他的情绪不能有太大的起伏,渐渐的,在外人眼里谭菊秋就成了快乐的代名词,似乎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烦恼一般,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能一笑置之。“哎,大哥,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出租车在一条比较破旧的小巷停了下来,看着窗外落寞的环境,谭菊秋又不由质疑起来。并不是谭菊秋看不起这破旧的环境,而是他实在不敢想象,在市中心如此繁华的地段,竟然还有这样一条破败的小巷。“小伙子,这就是银辉花园啊,不会有错的,我开了二十多年的出租车,云城任何一条街道我都能闭着眼睛找到。”出租车司机拍了拍胸膛,不容置疑的说道。“呃……那谢谢啦。”在确定地址没错后,谭菊秋也不好再说什么,付了车费后就果断下车了。下车后,谭菊秋又不禁开始暗暗感叹起来,看来任何事都必须得眼见,才能为实,银辉花园,听名字无疑是一个堪称完美的地址,可这实际景象却着实让人有点无语。小巷街道只有一米来宽,两边的房屋被岁月腐蚀的斑驳点点,几盏街灯有气无力的挂在半空中,泛着微弱的光芒,无声的俯视着小巷。此时正是晚饭时分,淡淡的菜香从不少开着的房门口溢了出来,交织在一起,令人闻之就不由食欲大振。街道环境虽然有点破败,可小巷却很干净,谭菊秋照着纸条上的地址逐渐向小巷深处走去。走了一段距离后,谭菊秋终于在一栋房子前停下了脚步,仔细确认了一下地址没错后,一抹浅笑就在嘴角无声的蔓延开来。

谭菊秋立时眼睛一亮,当即就毫无犹豫的从铁碗里拿了两块钱,并一个箭步蹿上了即将关门的公交车。

“咸猪手?”这是吴双的第一反应,可刚想挣开对方的魔爪,耳边却传来一个深沉的声音:“别动。”

“美女,不知道能不能……大哥,你的好意兄弟我心领了,不过公交车费只要两块钱就够了。”

直到将所有口袋都摸了一遍之后,谭菊秋才心有不甘的肯定自己现在确实是身无分文了,尤其当看到公交车终于缓缓在站台前停了下来时,谭菊秋才真的有点慌了。

一想到车上竟然有扒手,谭菊秋脑海里又不禁想起了自己丢失的钱包,更是觉得那肮脏之手有点不可饶恕,更何况他伸向的目标还是自己暗自欣赏的女神,此时就算叔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了。

一路走来,感觉到路人或惊讶,或迷恋的眼光,吴双却没有任何得意,依然宛若不知般泰然处之,平时被人瞩目惯了的她也早已经习以为常。

一想到这里,谭菊秋又不禁为自己的机智庆幸不已,这完全是一举两得嘛,既可以让美女避免意外之灾,自己又能和对方更近距离的接触,这又何乐而不为呢?

如果说自己因为英雄救美,结果却惨遭扒手蹂躏的话,这结局绝不是谭菊秋想看到的,因此,他只能继续隐晦的解释,希望吴双能突然开窍,避免悲剧的发生。

不过当发现先前让自己不自在的那眼神,此时变得更加火热起来时,吴双又不禁轻轻蹙了蹙眉头,只想快点上车。

刚转回头,谭菊秋却意外的发现一辆公交车正准备缓缓靠站了,尤其是公交车上那110几个大字,在夕阳余晖的渲染下更是熠熠生辉。

展开内容+

猜你喜欢

重生复仇小说
重生复仇小说
重生复仇小说

他们曾经狼狈蹉跎了一世,含恨而终,只想着若有来世。上天垂怜,给他们再世重来的机会。或是借尸还魂,或是时间回溯,不论如何,他们都不愿意再重蹈覆辙。不仅如此,他们誓要让那些伤害过他们的人,血债血偿。重生复仇小说包括现代重生复仇小说,古代重生复仇小说,带你走进重活一世的沉痛反击!

查看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