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修真 >

拈花成谶小说

拈花成谶

拈花成谶

10.0

手机阅读

来源:souci

作者:阅读王

时间:2019-08-02 23:52:37

《拈花成谶》关于的一本奇幻小说,主要讲风随着,读玉间的事迹。拈花成谶约230000字!

众人歇息之后,凌虚道长独自一人来到良岫和奶娘的住处。屋内灯火摇曳,良岫已经熟睡,道长坐在良岫床边,伸出一双玉手,轻轻抚摸良岫**的小脸,口里叹气:“这一路,孩子一定吃了不少苦,都瘦得只剩皮包骨了,看着让人心疼。”奶娘道:“都怪奴婢没有照管好良岫小姐,小姐自从夫人过世就不言不笑,饭也吃得极少,整日里就是盯着个地方发呆,唤她也不应。”“你已经尽力了,云莲,你曾是我的贴身侍女,你的人品性格我怎会不知?这次兄长单单派了你们几个来护送良岫,可见你们在他心中是何等值得信任与托付的。只是,良岫虽是个不懂事的四岁孩子,想来也能感受人人都莫名其妙地说自己害死了母亲,父亲又将自己驱出相府的悲苦,一定是受了不小的打击,这个样子,我看不好。”“是啊!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受得了?”

四位女子各自报了年岁生辰,着蓝裙的女子是怜玉夫人,二十三岁,三人中岁数最大进府最早,虽然王爷并未给三人定出尊卑位分,但后来的珍玉夫人和念玉夫人皆尊其为上,她也极尽本分,侍奉王爷、照顾侍妾、管理王府都是极其尽心的。

而王爷的这三位侍妾,却个个冰肌玉骨,气质如兰,即便是身为女子的良岫,心中也暗自喜欢欣赏。

凌虚道长的手轻轻地抚向良岫右脸颊上那颗已有绿豆大小的红色胎记,又俯下身去细细观瞧。良久,才皱着眉头直起身,看向奶娘云莲的眼光里竟满是惊愕,“兄长信中提及此物时,我并不十分相信,如今看到了才知道,果然是个邪物。”奶娘也是满脸惊惧,惊道:“小姐,您说什么?良岫小姐怎么了?”凌虚道长这才惊觉自己的失态,握住云莲冰凉的双手道:“云莲,我们自小一起长大,我长你几岁,一直将你看做自己的亲姐妹。”云莲闻言不住点头,却说不出话来。“如今良岫又是吃了你的奶长大,咱们更是亲近了一层。良岫出生时天地呈现异状,你定是有所闻有所见,人人都说是祥瑞,其实却是妖异邪祟。我只能对你说到这里,有些事我不能说与你,非我不信任你,而是你知道了,只会令你徒增烦恼,甚至会伤害到你。你只需记住,良岫小姐是祥瑞之身,还有,良岫脸上的胎记不要与任何人说,明日我会拿些易容药膏来,你每日务必替她涂抹遮掩,能瞒多久就瞒多久。云莲,良岫就拜托予你了。”言罢,凌虚道长竟站起身来,对着云莲深施一礼,惊得云莲跳将起来,急忙跪在凌虚面前,“小姐,您这是要折煞奴婢了,虽然云莲不识得几个字,但是为主尽忠奴婢是知道的。还请小姐放心,云莲宁死也不会负了小姐所托。”主仆二人四目相对,不觉都落下泪来。

车夫道了谢,驾车西行渡河,赶往嵯峨山白云观而去。

车到了山脚下便没有了路,众人只好步行。车夫到山下村子里雇了几个挑夫和两三个滑竿,奶娘抱着良岫坐一个,两个嬷嬷各坐一个,车夫一路紧跟着奶娘和良岫,一行人走了两个时辰才到白云观前。

车夫下车,等一位樵夫担柴走近,忙行礼问路。樵夫见他风尘仆仆却举止得体,便知是远道而来,欣然相告——这条河名为沐龙河,河两岸有数个村落,村民以打渔、砍柴、划船运货为生。车夫所问的的嵯峨山在河对岸六七十里远的深山之中,为群峰之首,白云观便是嵯峨山山顶的一座道观,因终年白云缭绕而得名,只因地处偏僻,香火不十分鼎盛,但观中道长凌虚道术医术皆精湛高超,带领观中众道姑为百姓治病驱祟保一方平安,深得百姓敬重爱戴,白云观也得以声名远扬。待问到如何渡河,樵夫便往河水上游一指,“西行约十里路,有一座白云桥,便是凌虚道长与众道姑用募捐而来的银两所修,从那里便可以平安渡河了。”

一日,马车绕过一座山峰,眼前竟豁然开朗,但见一条宽约数里的大河横在眼前,两岸山脉连绵起伏,山上林木葱郁,古树参天,山下村庄错落、炊烟袅袅。河水并不湍急,河面上船只往来,渔歌应答,好一派富庶景象。众人虽感叹景色美如江南,但是,河上无桥,不知该如何过河。

四人相谈甚欢,花厅里一派融洽的气氛。

但凡纨绔子弟,因仗着自己老子有着几个钱儿,或者身居高位,便觉自己高人一等,整日里提笼架鸟、横行霸道、饮酒赌博、流连花柳。这类人看中的女子,绝大多数美艳而庸俗、矫揉而浅薄。即便偶尔有一两个脱俗的,也是心不甘意不愿的,面貌上必然带着愁苦忧郁,明眼人一见便知。

良岫坐在正位上,逐个儿打量着三人。不由心中暗自赞叹:“王爷果然是个有眼光的人,非纨绔膏粱之徒所能及。”

马车离了相府,一前一后直奔北方而去。良岫此时并不知道,自己正往两千里之遥的嵯峨山白云观而去。

一行人一路翻山越岭,穿村过镇。越往北走,人烟村落日渐稀少,树木河流也被荒漠沙岭所替代,一派萧瑟苍茫的北地风光。由于道路遥远难行,这一路马匹换了数次,车辆修了数次,奶娘又因路上辛苦生了病无法继续赶路,一行人不得不盘桓在一个深山小镇数天,直到奶娘身子略好才勉强上路。近两千里路,马车走走停停竟也走了一个多月,由初春走到了暮春初夏时节。

因观中皆为女子,车夫林将军与众挑夫将行李放在山门前,茶也未喝一口便下山回京复命去了。凌虚道长如何命道童道姑搬抬行李,安排众人食宿,便不再细说。

坐在她下首的则白裙白衫绣一枝粉红芙蕖,绿盘清露相衬,芙蕖含羞绽放,蛱蝶翩翩而舞,不仅绣得活灵活现,更是显得她秀美清高、温文尔雅,一看就是个满腹诗书的才女。

念玉夫人年仅十五,自是最小的小妹。三人中虽最年长的怜玉夫人固守规矩,说什么也不肯让良岫叫她姐姐,但是另外两位夫人倒是叫良岫姐姐很是顺畅。

待一切安排妥当,已是月色朦胧,山风飒飒。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