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嗜血狼君:皇上,人家不是女奴小说

嗜血狼君:皇上,人家不是女奴

嗜血狼君:皇上,人家不是女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hezibook

作者:星眸

时间:2019-07-11 02:52:59

大婚当晚,凤冠霞帔的她等来的不是自己的爱人,却是青梅竹马的恶魔。“不要,自己是黄后,是您的黄嫂啊!”她惊慌的闪躲,却躲不开她的禁锢。“没有黄嫂,没有黄兄,自己才是最爱您的人,为您,自己不在意渲染山河。”为爱的人,她忍辱偷生,强颜欢笑,可谁知等来的却是爱人她娶,天地变色?心灰意冷,她又要何去何从?“陛下!您流血了?”狱卒惊慌开口,立在一旁不知该不该扯开拽住龙翊的沈嘉萝。。

“是!”宫女反身将银盘搁下,恭敬的立到她身后。

龙翊任由他裹着臂伤,静静的看着奔向牢门与龙清烨十指相扣的沈嘉萝,不发一言。

龙清烨抚摸着她冰凉的脸颊,终于转头冲龙翊开口道:“弟弟,哥哥从未求过你。今日,只求你一件事,那就是不要伤害萝儿!”他言辞恳切,放佛已将身死置之度外,只为保娇妻一命。可惜,这句话听在龙翊的耳中却放佛是天大的笑话!

“呜呜呜……放开他……呜呜呜……放开他……”沈嘉萝死死拖住龙清烨的手,不让侍卫带走自己的夫君。

沈嘉萝只觉身体酸痛不堪,脑中昏昏沉沉,远处传来熟悉的女子声音,似乎正在讨论着她,她缓缓睁开眼睛,眼前渐渐明朗清晰。

“好萝儿……你翊哥哥他是喜欢你呀!你难道不知道吗?”白绮琴眼中伤痛,叹声解释道。

上等冰丝撒花帷幔翠绿嫣然,素兰方砖光可照人,当中铺就波斯绒毯,明黄的波斯菊傲放毯上。金猊香炉立在殿中央,轻轻吐着西域熏香。青玉屏风遮掩殿门,屏上镂刻山水虫鸟栩栩如生。正中三尺玉阶直上是贵妃宝座,龙凤盘绕,珠玉镶嵌,翡翠椅背罩着明黄绣幔,后方壁上绘画大幅明艳的牡丹图。一旁的珍珠秀帘隔着内殿,隐约可见里间的凤床软榻,妆台书案。

“你……”沈嘉萝悲愤满腔,丢开龙清烨的手,冲上去扯住龙翊一只胳膊,哭骂道:“你怎能如此狠心?你难道忘了咱们三人一起捏泥人,一起捉蛐蛐,一起放风筝吗?从前,你总是事事相让!现在,你为何却要亲手杀死自己的亲哥哥?”沈嘉萝娇颜泣泪,发髻披散,红肿着眼睛,泪水流之不尽。

沈嘉萝推开她的双手,执意下床就近碰死在梁柱上,以求洁身。可惜,还未下床,便传来狠狠的撕裂之痛,她疼的娇哼一声,跌回到床上。

“白姐姐!”沈嘉萝见是龙翊的侍妾白绮琴,昨夜的一切浮现在眼前,她胸口大悲,扑进白绮琴的怀中,嚎啕大哭起来。

“哼。”龙翊一把捉住她嫩滑的小手,将她硬生生与龙清烨分开,菱唇凑到她耳边低声道:“你不是想看他吗?朕答应你,今夜一定让你看个够!”

内殿明黄凤床上,一个面容娇弱眉目如画的小美人正在静静沉睡,她乌发堆在枕侧,秀眉拧作一团似乎就是在梦里也不欢快。凤床一旁,侧坐着一个水红宫妆的温婉妇人,年约双十,生得柔媚恬静,松松挽着坠马飞云髻,簪着一式灿灿的六叶金花。妇人面色忧戚,望着床上的小美人叹息不语。

白绮琴见她热泪纵横,叹一口气轻声道:“傻萝儿,姐姐何时害过你?现如今清烨弟弟还在牢中未被放出,你若是就这样死了,岂不叫他伤心!难道你也要他陪着你一起去了不成?”

白绮琴本是龙翊的侍妾,龙翊晋升翼王,她并没得到侧妃的位子,如今龙翊登基为帝,本以为能受封一个二品妃位,谁知却只晋为三品美人,赐住未央宫。昨夜,一脸怒气的龙翊将昏迷不醒只裹了一件血污战衣的沈嘉萝抱进未央宫来,什么话也没留下就冷着脸走了。发生了什么事,她根本不曾知晓,只得差人连夜打听。可谁知道,打听来的消息正是龙翊夜闯凤藻宫,将大红嫁衣的沈嘉萝带进了死牢,而且强暴了沈嘉萝。

“好了……萝儿不哭……没事了……没事了!”白绮琴轻轻拍着她的瘦弱的脊背,温声安慰着这个昔日可爱娇俏的小妹妹。

通道外的梵襄听闻他受伤,慌忙带着侍卫们跑进来,见他一动不动任由沈嘉萝扯住自己的左胳膊,胳膊上殷红血液汩汩而下,伤口已然再次裂开了。

龙翊忽然低声冷笑起来,他勾着嘴角盯着面前伉俪情深的二人,嗤笑道:“你凭什么说这句话?自古成王败寇,如今你只不过是一名阶下囚而已!”他微微一顿,轻声道:“来人!”

展开内容+

猜你喜欢

乡野风月小说
乡野风月小说
乡野风月小说

打破了些许眼神欲望,不知该怎样去投降,又怎样假装坚强。乡野之间的激情,男女之间的欲望,一触即发。乡野风月小说包括乡野风月小说推荐,乡野风月小说大全等内容,带你乡野之间的魅力和留守欲望!

查看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