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

王者无缰小说

王者无缰

王者无缰

10.0

手机阅读

来源:souci

作者:夏虫自语

时间:2019-07-09 19:22:31

《王者无缰》小说的主是柴济星期,王者无缰是由作者夏虫自语所写的一本武侠小说,王者无缰小说讲了:一个英雄的已故,一个英雄的诞生,冷漠阴谋和铁血柔情铺就的道路,走至最后的王者,只有一个,那就是柴济星期。

平静的声音在这边残尸断骸的血腥之地响起,从容之间而又略带慵懒。

柴济周眉头一皱,也不多言,走下马车,从车厢里拖出一杆黑黝黝的长枪,枪尖着地,在地上拖出条一寸多深的痕迹,信步闲谈地走向浸染鲜血的场地上。

柴济周持枪立于场中,平静的等待,对方的意图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就是“我不去袭击马车里的人,你站在原地等我来打”,这是一种双方心知肚明的默契,虽然柴济周明白这样的意图,却不得不顺对方的想法走,围在四周的诸国领头人看着柴济周的行动,不得不在内心暗叹那人对柴济周的了解,才能策划出这样的一场刺杀出来,逼着柴济周死战到底。

夏虫自语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夏虫自语是所创作的小说《王者无缰》中的人物,夏虫自语小说精选:烈日炎炎,在人迹罕至的丛林山路上,行走着一支车队。大约百来号人,骑着高头大马,身披黑色战甲,隐帶有赤紅色块,像是洗不掉的血渍,腰挂大刀,臂定圆盾,背后插着两支短枪,每一个骑士神情平静肃然,眼神警惕四方,余光却一直不离中间护着的那一辆马车,马车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生怕有任何的危险之物靠近这一架寻常马车,似乎车厢里面有着他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是的,马车虽然目前还没有受到攻击,只不过是敌人为了留住他的手段,是拴住他的缰绳,策划这场刺杀的人,无疑是非常了解他的,知道他不可能会抛弃妻儿、袍泽,独自逃走。

无数箭矢从深处密集抛射而来,“咻咻”的飞向盾牌护墙,羽箭“嘟嘟”的扎在盾牌上,撞出的火花四溅,时不时有箭矢从盾墙的缝隙穿过,射中军士,倒下的军士闷哼一声,甚至没发出哀嚎的痛苦声,受伤的军士被掩护后退,而空出的缺口又立马被身边的同伴补上。

“敌袭、敌袭”。

躲过一劫的三人看了眼断腿的之人,又看了眼柴济周脚下的鲜血,神情悲戚,他们五兄弟生死相托,并肩作战多年,深谙地行之术,相互又默契无比,合击之术一出,死在他们手上的高手不计其数。

“敢问先生何人?”听到这样的问题,柴济周也略感奇异,感觉此人很有意思,就询问来人姓名,用的还是“先生”之称,这是柴济周第一次问对手之名。

好像是在路边看到一朵漂亮的花儿,漫不经心的就拈下来插在媳妇头上一样,对比第一根破城弩那种惊人杀伤力的狂暴震撼,这画面越显诡异,场面的时间似乎凝固了一般。

烈日炎炎,在人迹罕至的丛林山路上,行走着一支车队。

军士首领狂吼着下达命令,这群军士以车厢为中心,迅速围一个圆形的保护墙。

“哈哈,不用歇息,我还剩有些力气,和你打上一架是没问题的。只是我很好奇,铁锄大哥可不像是为名为利为狗屁大义而出手的人,不知铁锄大哥为何来凑这热闹?”

在场上的战斗从未间断,只要有人倒下,就会有人继续上场,死在柴济周手上的各国高手比过去十年战死的人数还要多,在柴济周身边,除了倒下的高手,还插着十几根大乾破城弩,在交锋中,只要有一丝机会,就会有一根破城弩,带着急速旋转的气流,射向柴济周,阴险至极。

合格的刺客,不管何时何地,都是不会露脸的,这个被柴济周随手拍死的刺客,明显是做到了,只给众人留下了一道青色的影子,以及把他们震得眼皮直跳。

“说啥先生的,俺就是个农民,我叫王铁锄,你就叫我铁锄好了。”能出现在这里的人,当然不可能是个普通的农民,瞧这人的装扮,明显就是个极不普通的农民,王铁锄又重复问了一遍,“你到底要不要歇一下,喘口气,喝口水啊?”

这种武器体型笨重,有房屋之大,运送非常费力麻烦,但威力却很惊人,刚那惊人的一发破城弩,就把几个身穿特制战甲的军士穿了个通透,不过也是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级别的武器,没有防备到,不然凭借这支队伍,一下子伤亡几个,也是难以想象的,若是寻常将士,寻常盔甲,伤亡的数量绝对是会倍增的。

不料数人两两对掌,在无可借力的半空中再生新力,险而又险的躲过了柴济周的绝命之击,可柴济周岂是常人,冷哼一声,枪势不停,右手一放,左手持枪尾,攻击范围再多一手之距,将其中避之不及的一人双脚横向切断,断肢飞落,带出了鲜血,还有在地上翻滚哀嚎的袭击者。

车队首领一边冷静的下达指挥,一边暗自计算着箭矢的力度和密集度,估量出伏击的人数约在七八百人左右,是己方的数倍。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世纪书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106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