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世纪书城!

首页 > 小说目录库 > 《复仇王妃不好惹》在线阅读 > 正文 《复仇王妃不好惹》 6:礼尚往来 免费试读

《复仇王妃不好惹》 6:礼尚往来 免费试读

乳酸菌布丁 2019-08-03 01:00:21
主人公叫殷繁缕宫明辉的小说叫做《复仇王妃不好惹》,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乳酸菌布丁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夜幕降临,整个京城格外的清净,大街上唯有更夫打更的声音,由远至近,再到远……窗外皎洁的月钩,泛着一点清冷的寒光,窗内两个人……“妈妈,不是说好了一年一度的联赛由我去吗,为什么妈妈临时让芙蓉去,芙蓉不过...再看妈妈,一脸悠然自得的坐在椅子上,静静的品茗,好半晌才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香莲:“香莲,别忘了你的身份,姑娘,满大街都是,好看的,也比比皆是,别仗着妈妈我给你了几分好颜色,就开始目中无人...

夜幕降临,整个京城格外的清净,大街上唯有更夫打更的声音,由远至近,再到远……

窗外皎洁的月钩,泛着一点清冷的寒光,窗内两个人……

“妈妈,不是说好了一年一度的联赛由我去吗,为什么妈妈临时让芙蓉去,芙蓉不过是才进咱们香楼的,哪来的资格代替香楼去参加联赛。”站在老鸨跟前大放其词的正是香莲。

再看妈妈,一脸悠然自得的坐在椅子上,静静的品茗,好半晌才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香莲:“香莲,别忘了你的身份,姑娘,满大街都是,好看的,也比比皆是,别仗着妈妈我给你了几分好颜色,就开始目中无人了。”

香莲浑身一震,准备了一肚子的话,这会子也都原原本本的咽了回去:“是香莲越矩了,妈妈知道的,香莲只是想要花魁的奖金给香莲的母亲治病。”

清香在茶水在舌尖打了个圈儿咽进肚子里,从肚子到口腔满满都是茶香味,妈妈抬头睨了一眼香莲:“说到花魁,去年香莲你可是和妈妈保证了肯定拿到花魁妈妈才让你去的,结果呢?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今年的收入比往年少了多少?”

香莲咬了咬下唇:“难道就不能让香莲将功补过吗?”

老鸨脸上已经多了些许的不耐烦:“你是想让妈妈我拿整个香楼来赌吗?说句不好听的话,香莲你是不是太将自己当回事了,如果没有妈妈我捧你,你以为你能到今天?如今仗着那些爷们,觉得自己腰杆直了?别怪妈妈没有提醒你,妈妈我能将你捧起来,同样的也能将你摔下去。”

香莲顿感羞愧难言,但是想着病重的母亲心中又焦急如焚。

妈妈也不是个不通情达理的人,毕竟香莲也没少给香楼笼络那些个爷们:“妈妈知道你家里的情况,这样吧,你给妈妈签个借条,妈妈先拿了银子给你使,你看可好?”

香莲一听,顿时惊喜交集,当下跪在了妈妈跟前:“多谢妈妈,如果不是妈妈,香莲早就和母亲饿死在街头了,如果不是妈妈,香莲的娘也早就没命了。”

妈妈摆了摆手:“这些话你记在心里就是了。”

打发了香莲,妈妈翻着这几日的账本,想着芙蓉那一曲惊艳舞蹈,在她的眼中仿佛已经化成无数的银子雨落在跟前。

平时本就熙熙攘攘的小巷子今日更是人山人海,热闹不绝,平日空空的巷子,今日也由四大青楼安排了桌椅,十几个绝色姑娘端着美酒佳肴在人群中穿梭,将手中美味相继摆放在桌上,偶尔和座位上的客人嬉笑几句,又或暧昧一番。

中间摆放着一个大大的台子,台子上几个穿着十分妖娆的女子正在卖力的扭动自己的腰肢,时不时的将自己的手帕子,或是耳坠子,簪子取下来扔进人群中,引起一阵骚动。

酒过一半,香楼的妈妈走了出来,喜笑颜开的站在台子上,清了清嗓子,整个巷子骤然安静了下来,妈妈开口笑道:“首先要感谢大家能够参加这一年一度的花魁评选大赛,想必大家也都知道,咱们京城四大青楼,香楼,露楼,春楼,梦楼每年都会举行一次花魁大赛,今年的花魁大赛也如期而至了,相信大家也等候了许久了吧!”

震天动地的附和升一声比一声喊得大,传得远。

四大青楼的妈妈也都各自坐在了台子上的四个位置上,香楼妈妈站出来笑,:“下面就有请去年花魁所在的青楼,露楼的妈妈和大家说几句,如何!”

露楼的妈妈扭着腰走出来,约摸四十左右的年纪,一身葱绿色撒花裙,脸上扬着大大的笑容,笑容里满满都是自豪:“其实呢,大家都知道今日是花魁评选,相信在场的绝大多数都参加过了的,妈妈我也知道大家这会子都在期待着,妈妈就不多说什么了,接下来,拭目以待吧!”

尖叫声,口哨声,震耳欲聋!

从台子后头,一名身穿水蓝色长裙的女子走了出来,鹅蛋脸,水杏瞳,樱唇呡笑。

“喔~是去年的花魁,露楼的雁丝姑娘~”

女子绕着台子走了一圈,回到露楼妈妈的身后。

接着又是一名粉橘色长裙的女子走出来,脸上带着一丝婴儿肥,眼睛带笑,梨涡醉人。

“哇!是春楼的醉柳姑娘,醉柳姑娘俺支持你!”

……

最后一个压轴出场的是一袭白衣飘飘的殷繁缕,神色淡然,含着浅浅的一抹笑容,眸若星璨,一举一动优雅端庄又落落大方,淡然接受着四处投来的赞赏,惊艳,嫉妒,各式各样的目光。

殷繁缕的出现已有不少的人发现了殷繁缕就是那日春楼惊艳一舞的女子,无不尖叫捧场。

选评一贯是采用琴棋书画舞来作为比试的题目,能够赢到最后的便是花魁。

香楼的妈妈走出来,道:“相信大家此刻的心情都是非常的激动,妈妈我也不多说了,第一场,琴,第一场由香楼的依凝和春楼的醉柳比试,第二场由露楼的盼芙和梦楼的语蝶比试。”

殷繁缕静静的站在妈妈的身后,总觉得有一道**辣的目光钉在自己的身上,殷繁缕骤然回头,却发现是露楼的雁丝正在冷冷的瞪着她,哪怕是被殷繁缕发现了,雁丝的目光也没有丝毫的胆怯,反而还带上了一丝挑衅!

殷繁缕不过淡淡的扫了一眼雁丝,继续将目光移向比试场,殷繁缕这么个细微的动作,在雁丝的眼中却成了看不起和不屑!雁丝亦是转头冷哼一声。

醉柳的琴声和她的名字一样,的确会醉人,这一场依凝必输无疑了,再看露楼的盼芙和梦楼的语蝶,显然是语蝶差了一些。

不出所料,琴的比试,最终是醉柳和盼芙留了下来,而依凝和语蝶在第一局已经失去了后续再比试的资格。

若照往年,香楼的姑娘但凡输了比试,妈妈心里必要发一通怒火,但是今年却是不一样,妈妈回头看了一眼芙蓉,那目光仿佛千斤重担。

棋是殷繁缕前世最为擅长的,故而棋之比试,香楼派了殷繁缕上场,对手则是露楼的盼芙,第二场是春楼的采黎姑娘对梦楼的锦慧姑娘。

一阵低低的咳嗽声,殷繁缕看去,原来是锦慧姑娘发出的声音,殷繁缕这才开始打量这锦慧姑娘,一身鹅黄色绣白梅裙,眉间微蹙,愁容不止,娇弱之态惹人怜惜。

比试开始,殷繁缕没办法再分心,看着眼前的棋局,脑中似乎有什么呼之欲出。

“矽儿,陪父皇下完这一局棋好不好。”

“好呀,但是父皇要答应矽儿,下完了棋要给矽儿吃糖葫芦哟。”

“好好,父皇答应你,但是不可多吃哦,不然父皇又要被你母后念叨啦。”

鼻尖骤然一酸,眼泪险些滑落在地,想到逸国之仇……

殷繁缕调整好心态,再看棋局时,双眉微微蹙起,对手来之汹汹,手中捻着的黑子半晌没有落下,眼中露出一丝清流,秉守拙不得贪胜之理,与之周旋,一番来二番去,盼芙心里开始微微着急,破绽百出,趁此时殷繁缕开始乘胜追击,枪枪索命,直把盼芙的棋子逼到角落,盼芙的额上已经布满了汗水,再看殷繁缕,不骄不躁,不卑不亢。

盼芙将手中的白子扔在棋盘上,满脸不甘:“你赢了。”

殷繁缕搁下自个手中的黑子,含笑:“承认了。”

香楼妈妈几乎没有跳起来叫好,殷繁缕也是含笑退回妈妈的身后,妈妈赶紧拿了湿凉的帕子轻轻给殷繁缕擦着额头的汗水:“琴棋已比过了,明日是书画,后日的舞也是评选的最后一日了,可有信心?”

殷繁缕点了点头,身后**辣的目光让殷繁缕十分的不舒服:“妈妈,我先回去休息了。”

殷繁缕和盼芙两个人的胜负已经是尘埃落定,殷繁缕也没必要再待在这里了,况且雁丝的目光让殷繁缕感到十分的不舒服,若是再待下去,殷繁缕那想要把雁丝揍一顿的欲望就要压制不住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殷繁缕发现自己的性格脾性开始渐渐的和原本的殷繁缕性格融合起来,气质虽还是颜矽的轻灵,但是眉目间却隐隐有一股属于殷繁缕的英气在其中,更添了一抹风情。

风影婆娑,镂月载云,稀稀疏疏的繁星隐在云层,若有似无,殷繁缕静静的躺在榻上休息,一阵风刮过,双眼登时睁大,站起身蹑手蹑脚的靠在窗户后头,窗户外有一个摆放盆栽的横栏,若是被小人利用也可成为落脚之处。

就譬如现在——

同样轻手轻脚的动作在窗外响起,只可惜窗外的人没有想到殷繁缕的功力在他之上,他感应不到殷繁缕的动作,而殷繁缕却能实实在在的感应到他的动作。

一支小小的竹管捅破了窗户纸伸了进来,就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殷繁缕在窗户的里头对着竹管轻轻一吹,不过一小会,便听见‘嘭咚’一声闷响。

殷繁缕唇角勾出一抹冷笑,翻身从窗户落了下去,正好踩在一个软绵绵的人肉垫上,走下来站在一旁,看着地上倒着的人,伸出脚尖踢了踢,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里。

既然有人给她送了这么份大礼,她也该送一份回礼才对,不是有句话叫做礼尚往来么。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复仇王妃不好惹》 2:想死?成全她 免费试读 《复仇王妃不好惹》 1:惨死重生 免费试读 《复仇王妃不好惹》 4:被卖到了青楼? 免费试读 《复仇王妃不好惹》 5:惊艳全场 免费试读 《复仇王妃不好惹》 6:礼尚往来 免费试读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